Menu

当我们说梦话时,我们都说些什么?

当我们说梦话时,我们都说些什么?
来源:神经现实 如果你知道自己曾说过梦话,那很可能是因为身边有仍在清醒状态的人听到,所以你才知道这件事。而当他们告之于你时,可能会有一种突然又深刻的恐慌让你纳闷:“在梦话中,我有没有泄露内心深处的秘密?”——就像The Romantics乐队1983年那首《梦话》(Talking in Your Sleep)里唱的那样。 或许并非如此。哈佛大学医学院的心理学家迪尔德丽·巴雷特(Deirdre Barrett)是一名长期致力于研究梦的科学家,她认为,说梦话的人可能偶尔会在梦话中描述生活中让他们紧张的要事,但这常常混杂着乱七八糟的呓语,使得梦话真假难辨。 “有观点认为说梦话的人所说的都是关于清醒现实的真相,其实这绝对是不正确的。”巴雷特说。相反,她强调,即使梦话中所透露的惊天秘密让人焦虑或害怕(她认为这太正常不过了),说梦话本身也没什么好担心的。 但对于夜间言语的出现频率这一问题(研究[1]表明高达20%的儿童和6%的成年人会频繁地说梦话),许多科学谜题仍然存在,包括说梦话发生的确切原因及其与梦话者梦境的关系。 -Eleonora Simeoni- 说梦话的大脑 说梦话可以发生在睡眠的任何阶段,不论是快速眼动睡眠期(REM)还是非快速眼动睡眠期(non-REM),但在非快速眼动睡眠中发生得更为频繁。由于除了眼球运动之外,一切躯体运动在REM睡眠中都会暂时瘫痪,巴雷特认为梦话与抑制运动的神经信号失效有关。 另一方面,因为非快速眼动睡眠并不会导致机体运动的瘫痪,巴雷特认为在该睡眠阶段的梦话是由于大脑中参与言语产生的区域的“部分唤醒”导致的,这种“唤醒”可以被贴在头皮上的电极(即脑电图 EEG)捕捉到。她说:“这时候人不会表现出完全清醒状态下的脑电信号,但可能在大脑一块很小的区域,或在很短时间内,记录到的电信号会看起来和清醒脑电有点相像,而不是像正常的非快速眼动睡眠时的信号那样”。 这一理论也与其它的研究结果有关联,有研究[2]发现,一般意义上的睡眠障碍可能是由特定脑区在睡眠中产生的“类清醒状态”的异常神经活动引起的,这样的神经活动会导致睡眠过程中的清醒行为。然而,关于大脑活动为何会变得更加类似清醒时的状态,以及是什么阈限条件推动着人说出梦话,我们还知之甚少。 梦话者说的是什么? 人说梦话的内容很大程度上取决于他正处于哪一睡眠阶段。巴雷特描述了在非快速眼动睡眠期的四个阶段*中梦话逐渐发展的趋势:从第四阶段(睡眠程度最深)里主要发出含糊不清的声音和简单词汇,到第三阶段里能说出简单短语,最终在第二阶段里能够形成完整的句子。 *译者注 睡眠的周期通常包括非快速眼动睡眠和快速眼动睡眠。根据脑电图的频率特征可将非快速眼动睡眠分为四个阶段,从第一阶段到第四阶段,睡眠程度逐渐加深,脑电波频率逐渐降低。而快速眼动期的脑电是高频低幅,绝大多数的梦发生在该阶段。 -Eleonore Grace- 但神奇的事情发生在快速眼动睡眠期。巴雷特认为,“在快速眼动睡眠期,你可以听到你能想象到的任何声音”。她经常在录音中听到说梦话的人在梦中独白或者与某个人对话(并且还会停留适当的时间等待对方回答)。更为少见的是,人甚至会在梦话中“扮演”对话的双方。“他们讲笑话、大笑、哭泣、唱歌——你醒着的时候能说的任何言语,他们都能在梦话中说出来”,但巴雷特也补充道,一般来说,梦中说的话并不像醒着时说的话那样有逻辑。 然而,尽管梦话的内容听起来有些古怪,但它们在语法上仍是正确的。在近期唯一的一项关于梦话语言特征的研究[3]中,研究者分析了232名法国梦话者的语言,发现这些句子与清醒时的句法复杂度相当,并且遵循语法规则。 关于人们在梦话中所说的内容,这项研究表明,在睡眠中最常被提及的词是“不”或其变体。脏话也常常被使用,而且脏话在夜间出现的频率比在白天高得多。像侮辱和谴责这类更为一般的口头辱骂则惊人地常见,其数量远远超过礼貌的言语。这篇论文的作者们认为,梦话中大量负面含义的内容可能反映的是处于睡眠状态下大脑中梦境的负面心理内容。 但是说梦话和做梦之间的关系目前还并不十分清楚。在19世纪70年代,有研究[4]发现人们在梦话中说了什么和他们能够记得的梦的内容之间多数时候是存在关联的,但这种关联并不总是显而易见。 “似乎人们能记住的梦境的部分和他们在梦话中说的内容看起来并不一致”,巴雷特说,“一般来说,两者之前是有关系的,但这关系比你能想象的要微弱得多。” -Roberts Rurans- 你所说的一切 都不能成为你的罪证 梦话者无法完全排除说出尴尬的事情的可能性,但好消息是,梦话的内容不能成为在法庭上控告他们的证据。马克·普雷斯曼(Mark Pressman)是一位有着40年资历的临床睡眠研究者,如今主要是法医睡眠专家。他说,梦话在过去偶尔被允许作为证据,但近来已经被排除在法庭之外。普雷斯曼认为,确实就应该如此——因为科学已经表明,梦话不符合联邦对证据的界定规则。“它属于一种传闻证据(hearsay evidence),是不能在法庭上被采纳的。” 在2018年,普雷斯曼曾与他人合作过一篇文章[5],批判了在法庭案件中使用过时的、没有科学支撑的梦话的观点。但从科学的角度来看,即使是最新的关于梦话的研究也正在变得过时——多数相关工作发表在19世纪80年代之前。巴雷特和其同事正在通过更多的研究来慢慢改变这一现状。同时,我们或许可以说,一个新的前沿领域已经出现——用眼睛说梦话[6]——在清醒梦*中,我们可以仅仅通过眼球运动来回答问题。 *译者注 清醒梦(lucid dream)是在意识清醒的时候所作的梦,又称作清明梦。清醒梦跟白日梦并不相同,清醒梦是做梦者于睡眠状态中保持意识清醒;白日梦则是做梦者于清醒状态中进行冥想或幻想,而不进入睡眠状态中。 作者:Allison Whitten| 封面:Patryk Hardziej 译者:Green shadow |校对:里昂 编辑:Orange Soda|排版:呦呦呦尤 原文: https://www.discovermagazine.com/mind/why-do-people-talk-in-their-sleep 参考文献 1.Alfonsi, V。, D’Atri, A。, Scarpelli, S。, Mangiaruga, A。, De Gennaro, L。 (2019)。 Sleep talking: A viable access to mental processes during sleep。Sleep Medicine Reviews,44, 12–22。https://doi.org/10.1016/j.smrv.2018.12.001 2.Nobili, L。, Ferrara, M。, Moroni, F。, De Gennaro, L。, Russo, G。 L。, Campus, C。, 。。。 De Carli, F。 (2011)。 Dissociated wake-like and sleep-like electro-cortical activity during sleep。Neuroimage,58(2), 612-619。 3.Arnulf, I。, Uguccioni, G。, Gay, F。, Baldayrou, E。, Golmard, J。-L。, Gayraud, F。, Devevey, A。 (2017)。 What Does the Sleeping Brain Say? Syntax and Semantics of Sleep Talking in Healthy Subjects and in Parasomnia Patients。Sleep,40(11)。https://doi.org/10.1093/sleep/zsx159 4.Arkin, A。 M。, Toth, M。 F。, Baker, J。, Hastey, J。 M。 (1970)。 The Degree of Concordance between the Content of Sleep Talking and Mentation Recalled in Wakefulness。The Journal of Nervous and Mental Disease,151(6), 375–393。https://doi.org/10.1097/00005053-197012000-00003 5.Caudill, D。 S。, Pressman, M.R。 (2018)。 Somniloquy as Evidence: The Recurring Appearance of Outdated Sleep Talk Expertise。Criminal Law Bulletin,54(1)。 6.Konkoly, K。 R。, Appel, K。, Chabani, E。, Mangiaruga, A。, Gott, J。, Mallett, R。, Caughran, B。, Witkowski, S。, Whitmore, N。 W。, Mazurek, C。 Y。, Berent, J。 B。, Weber, F。 D。, Türker, B。, Leu-Semenescu, S。, Maranci, J。-B。, Pipa, G。, Arnulf, I。, Oudiette, D。, Dresler, M。, Paller, K。 A。 (2021)。 Real-time dialogue between experimenters and dreamers during REM sleep。Current Biology,31(7), 1417-1427.e6。https://doi.org/10.1016/j.cub.2021.01.026